• 全国统一热线: 0931-4809022

    专家咨询热线: 19993100880

  • 悉尼歌剧院设计者,丹麦建筑大师:约翰·伍重

    导读:约翰·伍重是一位建筑师。他扎根于历史,触角遍及马亚、中国、日本、伊斯兰的文化,以及其他很多的背景,包括他自己的斯坎德纳亚人的遗传。他把那些古代的传统与自己和谐的修养相结合,形成了一种艺术化的建筑感觉,以及和场所状况相联系的有机建筑的自然本能。

    他总是领先于他的时代,当之无愧的成为将过去的这个世纪和永恒不朽的建筑物塑造在一起的少数几个现代主义者之一。—— 普利策奖的评语

     

     

    约翰・伍重(JornUtzon)

    1918-2008

    约翰·伍重(JornUtzon)伍重出生于1918年出生于丹麦的哥本哈根,曾经是一名优秀的水手。他的童年在阿尔堡中学于1937年完成,他就读于哥本哈根艺术学院。直到18岁,他还考虑去当一名海军的军官。1942年毕业于一个高等艺术专科学校。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逃往瑞典,在那里的建筑工作室当小职员。后来去了芬兰,与阿尔瓦·阿尔托一起工作。在紧接着的十年时间里,他游历了很多地方,中国,日本,墨西哥,美国,印度,澳大利亚等。澳大利亚成为影响他一生的主要因素。1957年它在国际竞争中获胜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的设计。

    1937年就读于丹麦皇家艺术学院;

    1942年取得学位后到瑞典斯德哥尔摩的一个事务所工作;

    1946年赴荷兰赫尔辛基的阿尔瓦·阿尔托事务所工作了几个月,受到了阿尔托建筑的有机方法和对自然环境的感受的深刻影响;

    1947年到1949年他旅行了欧洲,北非及美国等地,为他的创作积累了丰厚的素养;

    1949年访问了著名建建筑师赖特,他从赖特的作品以及古代玛雅人和阿兹台克人建筑中又受到了强烈感染,他也很钦慕密斯.凡.德罗;

    1950年回到哥本哈根创办了自己的事务所。伍重到世界各地广泛游历,曾到过墨西哥、摩洛哥、印度、尼泊尔、日本以及中国等地;

    1955年,他在北京访问了梁思成先生。这些经历和工作经验使他形成了对建筑艺术和建筑技巧的不倦的追求精神,这也是悉尼歌剧院创作之源和一大背景。

    伍重是第三代建筑师的代表人物,他主张建筑必须具有地方意义。作品欣赏

     

     

    悉尼歌剧院(Sydney Opera House)

    座落地点:澳大利亚悉尼市贝尼朗岬角 建成时间:1973年

    悉尼歌剧院的外观为三组巨大的壳片,耸立在南北长186米、东西最宽处为97米的现浇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基座上。

    歌剧院座落在悉尼港湾,三面临水,环境开阔,以特色的建筑设计闻名于世,它的外形像三个三角形翘首于河边,屋顶是白色的形状犹如贝壳,因而有“翘首遐观的恬静修女”之美称。

    据伍重晚年时说,他当年的beplayApp其实是来源于橙子,正是那些剥去了一半皮的橙子启发了他。而这一beplayApp来源也由此刻成小型的模型放在悉尼歌剧院前,供游人们观赏这一平凡事物引起的伟大构想。

     


    约恩·伍重在向悉尼歌剧院设计评委会递交设计草图时年仅30出头,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建筑师,只设计过一些住宅。直到最后一刻,他的设计图纸才被一位评委从纸堆中拣出来,并脱颖而出。

    悉尼歌剧院在1959年3月开始动工。但是由于造型奇特,建筑工程极为困难,再加上伍重极力追求完美,歌剧院的建筑经费不断攀升,而预定完工日期也一拖再拖。这时许多人开始对伍重的设计产生怀疑,伍重和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州政府之间的摩擦越来越严重。1966年,由于在费用和内部装饰上的一些争议,伍重一怒之下丢下尚未完工的内部设计工作离开了澳大利亚,并一去不返。直到离开人世,设计师再没有亲眼见过自己设计的悉尼歌剧院。

    这时歌剧院的三期建筑工程只完成了第二期。由于第三期的设计已经完成,州政府向伍重买下了第三期工程的设计图,并且另外指派了一组建筑师,接手伍重未完成的任务,才最终完成了悉尼歌剧院的建筑工作。

    2003年,约恩·伍重凭借悉尼歌剧院的设计获得了普里茨克尔建筑奖。评委会一致认为,悉尼歌剧院是20世纪最具代表性的建筑,设计师天才般的设计理念使这一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得以完美实现。

     

     

     

     

    巴格斯韦德教堂 Bagsvard Church

    座落地点:丹麦,哥本哈根 设计完工:1974~1976

    巴格斯韦德教堂位于哥本哈根北郊,是建筑师伍重的作品,被认为是“中国式的教堂”。设计的路德教堂其实就是某天海滩漫步时的灵感乍现之作,这灵感来自浮动的云彩和日光。

    1977年落成的巴格斯韦德教堂,是伍重建筑生涯的又一个里程碑。该建筑从整体的格局到建筑的细部都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建筑的影响。

    首先,建筑在整体布局上所采用的中轴对称,并沿纵向布置多重院落空问的布置方式与中国传统寺庙建筑的布局十分相似;其次,在该建筑阶梯状的外立面上,可以明显看到中困传统江南民居封火墙的影子,而面向庭院的木格栅则源自于中国汉唐时期的直棂窗。更重要的是,作为建筑最主要的空问的中殿既在纵向剖面上采用了多重壳拱,体现了重檐的特点,同时又在平面布局上采用了横向平面的布置方式,中殿的屋架梁、屋面和多重拱壳都是横向的,这与西方传统教堂建筑强调纵向的平面布局是很不~样的,而与中国传统建筑横向的厅堂平面相一致,另外中殿的光线品质也同样带有中国传统空间的意味。

     

     

    科威特国民议会大厦